作者:史遇春之四胡某人的发家史,不用多的事例,上面的三条,无论是哪个人遇上,并且抓住机会,他也会成为一代活财神。 所谓“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这句话还是不无道理的。

说完了胡某人非典型的发迹事件,接下来继续说说其骄奢淫逸的生活。

话说,胡某人的姬妾极多。 所谓“极多”,是个什么概念呢?胡某人大概是那个时代为数不多的富豪之一吧。 既然是为数不多的富豪之一,那么,他家的庭院,是怎样的恢宏与广阔,读者尽可以发挥自己最大的想象力来模拟。

在胡某人的居所之内,为了姬妾们居住,据传,胡某人在自家的庭院之中建了好几条胡同,这些胡同一字排开,他的众位姬妾居住其中,每位姬妾各自占有一室。

这个规模和气势,怎么来形容好呢?大概,就和皇宫大内之中,最初供皇宫里的宫女、皇帝的妃嫔居住的小巷、那个被称之为“永巷”的地方差不多吧!再说这胡某人的姬妾之多,多到什么程度呢?多到胡某人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自己的姬妾,自己都叫不上名字,那咋办呢?据说,每天晚上,胡某人的随侍婢女,都会手捧一银盘进来,银盘里面,放了无数用象牙或者珍惜兽角、兽骨制作的精巧的签牌,签牌上面,写的就是胡某人姬妾的姓名,胡某人在婢女的银盘之中,随手一摸,拿取一个牙牌,然后,婢女按牙牌上所刻写的姬妾的姓名,安排她当晚侍寝。 这个程序,是年年如此,夜夜这般的。

传言,胡某人是非常酷爱美色的。

平日里,他会打扮成普通市井百姓的模样,在街市游走闲逛。 行走进程中,如果见到姿色出众,美丽动人的妇人,他都会暗暗记在心中。 然后,胡某人会立刻派自己门下的那些办事人员,前去寻访,打探这些佳人的家庭住址、籍贯姓氏、身份背景等,打探清楚之后,就会选择合适的人选,前去劝告游说,啖之以厚利。

为了得到心仪的美人,除了其身价可以任意索取,不计多少之外,还有一条,那就是允许这些女子的父亲、兄弟、甚或是丈夫可以和她们一起居住在胡某人为她们提供置办的华美公馆之中。 因为有此一项特别优厚的“美好待遇”,所以,那个时候,一些不守妇道、没有节操的妇人,还有一些龌龊卑鄙的男人们,对于能够得到这样的机会,无不欢欣鼓舞,甘之如饴。 对于胡某人的要求,无不惟命是从。 胡某人发达之后,他的那些商号、店铺里面的伙计、佣工等,因为仗着有主人撑腰,所以,个个胆子都很肥,投机图利、侵吞财物,招摇撞骗、欺诈瞒哄,真是无所不为,无所不用其极。 这说法,似乎有些夸张,但是,猜想,多少也反应了一些真实情况。

就是因为这些,也就埋下了胡某人后来败落的一些种子。 据传,胡某人因为荒淫过度,猜想,大概也有年龄的缘故,所以,他的精力日渐不支,身体有些虚弱。

大概就是常说“被掏空”的那种状况吧!有什么需求,就有什么服务,这是有钱人的排场。 所以,胡某人精力不支的情况,好事者早就有所耳闻了。

于是,就有人带了京都的狗皮膏药献给胡某人,得到狗皮膏药,胡某人用完之后,非常高兴。

因为,这药的疗效还真不是吹的,很得胡某人的心。 根据分析,其他助兴的药物,一般都是煎煮之后,水剂服用;或者做成成药,丸剂服用。 这一类的药物,虽然暂时能够起到一定的效力,但是,服用一久,容易引起其他疾病,所谓是药三分毒,更何况,这类药都是药力凶猛的虎狼之剂。 那个狗皮膏药怎么用呢?很简单!就是将它贴在涌泉穴上,事情结束后,撕下来扔掉就好了。

吹嘘这个膏药的人说,这钟膏药的药性,不会经过人的脏腑,所以,没有多少毒副作用。

就实际使用来看,似乎也如其所言。

可惜的是,这种狗皮膏药比较稀缺。

京城中其他药店之中也有销售的,但基本上都是假冒伪劣产品,根本没有什么药效。 即使有真货,也是失去了药效的陈货,所以,根本就不管用。 其中,只有一家独得这狗皮膏药的秘方,且从不外传,所以,这一家药店,就因为这一贴狗皮膏药,在京城之中擅名一时。

当然,这家卖出的膏药,也不见得就全部都是好货。 所谓店大欺客,这店的名气大了,它也欺客。

在声名鹊起之后,这家店铺的狗皮膏药供不应求,为了赚钱,有些时候,他们会把很多年前制作的、已经失去药效的、还没舍得扔掉的狗皮膏药拿出来糊弄人。

反正,这狗皮膏药是新是陈,大家一般都看不出来,用过之后,效果不佳,一般人也不会找回来退换货。 再说了,膏药这东西,一贴之后,要再退换,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大家都知道,这家店铺卖的都是真药,只是,有陈有新,药力不齐。

虽然这样,但是,名声在外,这家药店还是门庭若市。

为了能够买到这家药店的新膏药,胡某人每年都托付他关系最密切、最体己、最信任的亲戚,携带大量的现银进京。

他不仅仅是买药,而且是要他派去的人亲自监督整个制药的过程。

为什么要派至亲的人去监督,因为,派了旁人,还是可能做那种在米里掺沙子的事。

凡膏药所需的药材,都是由这位至亲监督采买,一定要买上上好的材料,不容有半点马虎,不需要考虑钱财的多少。 采买、制作的过程,这位至亲寸步不离,直到药物全部制好为止。

胡某人有钱,出手也大方,再者胡某人居处距离京城也有些路途,来回不容易,所以,这位至亲的任务,就是去一趟京城,一次置办好一年所需要的狗皮膏药。 想一想,这一次下来,所花费的银两,真不是一般人可以估算的。

据说,有一年,有人曾在津沽的路上碰见过胡某人的这位至亲,问他去做什么。 他也不避什么讳,直话直说,而且,他还透漏了这种狗皮膏药的制作方法。 读者您不要高兴,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个膏药的制作方法,当时,那人还记得,只是时间太久了,谁也记不得了!(未完待续)。

上一篇:【原创】胡雪岩成败始末:清人笔记中的杭人胡某之六

下一篇:【原创】茶杯里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