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史遇春之三文襄公左宗棠后来受了朝廷的委派,前往西北,征伐回疆叛乱。

接到重任之后,让左宗棠苦恼异常的事情就是,国库空虚,无法拨付粮饷,事态紧急,突然之间,左宗棠也不知道这军饷要向哪里去筹措。

思前想后,最后,文襄公还是想到了胡某人。

西征,是国家的事,胡某人仁义的话,他可以拿出一点小钱来捐助一下,以示高风,要让他自掏腰包,担负少许,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再说了,这于情于理,也不是那么回事。

左宗棠找胡某人的原因,一来呢,两人是旧好,以往合作比较愉快;二来呢,左宗棠过去交办的那些事情,胡某人也办理得比较顺利;三来,西征需要的军饷为数不少,没有足够的底气、家底、人脉等,一般人是无论如何是办理不下来的。 综合以上,左宗棠思前想后,也只有胡某人具备这个实力。 于是,他就委派胡某人去向某银行借贷银钱,作为此次西征的军饷。 和往常一样,胡某人这次向某银行借贷的事情进展也十分顺利,最后敲定的借贷利息是七厘。 有了某银行的这项贷款,左宗棠才得以率领军队,安心出关,西行征讨。

既然可以顺利展开朝廷委派的征讨重任,带领部伍,没有后顾之忧地开赴前线,那么,胡某人与某银行谈定的七厘的贷款利息也就不在意下了。 可是,说实在的,这七厘的利息,在当时的银行业界来说,还真是有点重呢!那时候的银行,还没有现在这么完善。 那么,这巨额的款项,某银行是如何筹措来的呢?据说,根据此次军饷所需钱财的数额,某银行印刷了所谓的“股票”,然后,某银行又拿着这些“股票”,向华人借贷。

某银行向华人借贷的时候,答应的利息是四厘。 注意,某银行借贷给左宗棠军费的利息是七厘。 依此推算,某银行在这中间可以净赚三厘的利息。 果真如此吗?其实不然!胡某人在过程中穿针引线,并不是义务的,作为精明的商人,他是不可能白跑腿的。 如前所述,七厘与四厘之间所差的三厘利息,某银行并没有独占,某银行甚至连大头都没有拿到。

那三厘的利息,双方商定,各自分取一半,也就是说,银行有一分五的利息,胡某人有一分五的利息。

想想真是让人乍舌啊!此次借贷的过程中,银行要印刷“股票”,要找华人一笔一笔借贷,要负责办理其间的所有事务,才分得一分五的利息;胡某人仅凭借其人脉关系、动动嘴、跑跑腿,就可以分得和某银行一样的利息。 前后算算,再对比一下,胡某人真比开银行还赚啊!所以说,无论在什么时代,在什么社会,掮客、买办真是可以通天的差使啊!话虽这么说,各位看客,千万不要流口水,也不要做非分之想!一笑。

想起那一年,某银行当时办理左宗棠西征军饷借贷事宜的执事者回国,当时在香港的很多外国人一起聚会,跟这位执事者欢宴。

酒酣耳热之后,参加宴会的人中,忽然有一位提起了文襄公西征筹饷一事,因为饮酒,满脸泛红,他站立起来,高声问大家道:“在座的诸位大人,我想问问大家,今天一起聚会,饮酒欢宴,来送别某银行的执事大人,请教,这是因为公事呢?还是因为私情呢?”大家都喝得很高兴,然后异口同声,一起答道:“当然是为了公事啊!”那位提问者把大家看了一遍,缓缓地说到:“执事大人曾经告诉我,他为左大人经办西征军饷的借贷事宜,某银行的利息是四厘。 昨天,我无意间得到了借贷的合同底稿,合同底稿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借贷的利息是七厘,这是为什么啊?诸位大人谁可告知一二?”此人话音一落,那位银行的执事者,饮酒发红的脸色,忽然变白,神情沮丧,一句话都不敢说。 众人见气氛已坏,于是,各个托词,大惊失色地走开了。

(未完待续)。

上一篇:【原创】精进持咒顺利通过工作障碍

下一篇:【原创】胡雪岩成败始末:清人笔记中的杭人胡某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