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栋洋:考古所见先秦两汉的“镇” 小说网络比较好

上述各种质地的镇,长期以来,由于对其认识的模糊,命名也多有不同,有的简报或报告中称其为镇,如宝鸡茹家庄墓地、印山越王陵、曾侯乙墓。 有的根据其外部特征直接命名为球形器、权或权形器、坠、铃、方形器等5。 对此有学者6经过详细的论证,认为就是和后来出现的汉镇功能相同、形制不同用来压席子的镇。 郑小炉先生曾对东南地区春秋战国时期出土的“镇”进行过系统研究,认为镇是起源于越文化,是春秋战国时期越人的特色器物。 原产地在以浙江绍兴为中心的杭州湾地区,是生活在越国腹地的越族的一支在春秋晚期创造使用,并大量流行于战国早中期的一种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器物。 7镇的出现和使用与先秦两汉时期古人的生活方式是密切相关的,床、榻、枰是汉代主要用于坐、卧的家具,床、榻等家具及室内地面就坐之处皆铺席。

床、榻、枰铺席后,为了避免起身落座时折卷席角,还要在其四隅置镇。

8楚辞是至今所见最早记录中国古代席、镇组合使用的文献资料。 《楚辞·九歌·东皇太一》:“瑶席兮玉镇,盍将把兮琼芳。

”朱熹集注:“瑶,美玉也。 瑱与镇同,所以压神位之席也。

”《楚辞·九歌·湘夫人》:“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

”朱熹集注:“镇,压坐席者也。

”9邹阳《酒赋》说:“安广坐,列雕屏,绡绮为席,犀璩为镇。 ”宋人吕大临所著的《考古图》中也对战国、两汉时期镇的功能用途进行了论述10。 到了汉代,镇的分布地域不再局限于东南地区,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现。

镇的形制特征也较前期发生了较大变化,造型更加丰富多样,主要有人形镇、动物形镇、博山形镇等。 其中以动物形镇的形象和加工手法最为丰富,运用了鎏金、错金银等工艺技术。

常见的有虎、豹、鹿、羊、龟、蛇、牛、孔雀、鸳鸯、刺猬、辟邪、狗、骆驼、搏兽等形象。 质地也较前期有所增加,新出现了石镇、铁镇。 所见各种质地的镇中又以铜镇的数量居多,加工技艺精湛。 如河北满城汉墓2号墓出土的4件铜豹镇,用错金银镶嵌,造型优美,栩栩如生。

豹作蜷卧状,昂首张口,长尾从腹部向脊背弯卷,平底。

身躯用金银错出梅花状豹斑,头、足和尾部作点状纹。 口部涂朱,二目镶嵌白玛瑙,但由于粘合料中调有朱红色颜料,故现出红色。

豹体内罐铅,使其更加稳重。

(图二:1)巢湖放王岗一号汉墓出土的4件骆驼形镇,模铸。

器形完全相同,整器近椭圆形,为一只卧伏的骆驼,实心,较厚重。

骆驼回首曲颈,将头伏于背部的两峰之间,眼、耳、鼻、口清晰,头部棕毛呈线状顺伏,从棕毛下至前峰间有一条线沟,平底,前两足与后左足及长尾曲于底部,右后足弯曲与前足相连,构成一个三角形孔眼,可系绳。 整器鎏金,多处脱落。 骆驼造型生动、神态安详自然。

(图二:5、6)山西浑源、辽宁新金、河南陕县、内蒙古八拜墓葬等地出土的嵌贝铜龟镇和嵌贝铜鹿镇,均在背部嵌以虎斑海贝。

新金嵌贝铜鹿镇的贝壳和鹿身内用细沙填充,内蒙古八拜墓葬的铜鹿镇铜鹿表面鎏金,山西浑源出土的铜龟镇背部镶嵌的贝壳内填有铅锡杂物。

河北邢台南郊西汉墓出土的4件铜羊镇,出土时置于大理石案的四角,卧姿,表面错银镶松石。

镇在云南地区也有出土,由于当地气候炎热,多雨、潮湿等原因,古滇国居民多流行干栏式住房。 人们生活在高离地面的楼板上,室内卧具简单,无床榻,直接在木楼板上铺席子。 为防卧席滑动和卷边,常在席的上下两端和四角压置较重的金属镇。 如晋宁石寨山出土的铜鸳鸯镇,实心、鎏金、平底、无足、双翅上曲,作游水状,高11厘米,宽17厘米。 (图二:3)江川李家山出土的一件铜孔雀镇,昂首、开屏,作展翅欲飞状,平底,空腹,腹内注铅,高11、宽厘米。

(图二:7)11所发现的人形镇,多为4枚一组,铜质,有学者12根据其形象直接称之为“铜人或铜俑”。

孙机先生根据人形镇的人物表情和外形特征认为此类人物形象应是作拍袒之戏的优人13。

石镇在汉墓中也有出土,如萧县汉墓XPM72出土的4件石镇,分别以天然石块雕成匍匐状的狗一对、虎一对。

内蒙古南部召湾汉墓M91出土的青石雕成的石镇,半圆丘状,上绘云气纹,高、径4厘米。 (图二:9)广西贺县河东高寨西汉墓出土的4件拱形石镇,器底正方,长、宽、高厘米。 贵州兴义、兴仁汉墓中出土1件石镇,下方上圆,圆顶透雕二兽,身躯穿插盘绕互相咬其颈部,足有只爪。 刀法简洁圆润。

(图二:10)目前发现的铁镇主要为动物形镇,造型有虎、豹等动物形象。

有的因锈蚀而难辨其形。

汉镇的造型多为动物异兽和人物形象,人们取之或辟邪以镇妖魔,或取谐音以图吉利,或娱乐以图高兴。 如虎豹形镇,就有镇魔压邪之意。 《楚辞·九魂》有所谓“虎豹九关”,是说虎豹是守天门的神兽。 羊和鹿是吉祥动物,汉代郑众《婚物赞》说:“羊者祥也,鹿者禄也”14。 如甘肃省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出土的一套汉代辟邪镇,镇的圆底座上雕铸怪兽辟邪,作屈肢窝状,怒目张嘴,头长双角,颇有狞厉之美,兽背上匍匐一蟾蜍作跃跃欲试状。

类似的辟邪镇在山东青州、广西合浦、江苏邗江、甘肃庆阳汉墓中都有发现。 为了防止牵羁衣物,镇的基本造型接近于一个扁圆的半球或者雕刻成动物形象,这些动物常卷曲蟠伏成一团,其身灵巧自如,全无局促之感15。

为了保持其重量以达到厚重的特征,多制作成实心或者在其腹内灌铅锡类杂质或用细沙等物填充。 纵观先秦两汉时期出土的各种形制的镇,我们发现镇的质地和装饰艺术与墓主人生前的身份、地位具有密切的关系。 墓主人的身份等级越高,所用镇的质地也较优良,多用金、银、铜、玉等,加工技艺也更加精湛。 如曾侯乙墓所出的浮雕蟠龙的铜镇,印山越王陵所出的19件器身通体阴刻精细勾连卷云纹的玉镇以及满城汉墓、定县北庄汉墓(中山简王刘焉)和定县北庄40号汉墓(中山怀王刘修)出土的鎏金铜豹镇、铜虎镇、铜羊镇等都反映了镇的使用与墓主人的身份等级具有相对应的关系。 关于镇的去向问题,汉至魏晋时期,镇仍然作为镇席之器使用。

南北朝以后,人们的休憩方式由席地而坐改为垂足而坐,镇席之器逐渐消失16。

至于唐宋时期开始流行的用作压书的文房用具“镇纸”,与镇的功能有着明显的区别,已超出了本文的讨论范围,本文不再探讨!。

上一篇:第1126章 鼠爷我要灭你太古剑尊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