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山水之间,道不尽的故事……

  一群人,让热带雨林再次“归来”  松阳往南大约10个纬度,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在更加温暖湿润的热带,雨林正茂盛地生长着。

一群年轻人,他们有着与班都老人同样的坚守,十余年如一日,只为让曾经失去的雨林再次“归来”。

  1981年成立的鹦哥岭,是华南地区面积最大且连片的以热带雨林为主体的天然林分布区。 1994年,当海南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时,全岛未受人类活动影响的原始热带雨林只占少数。

树木年年砍伐,雨林面积缩小,生物多样性锐减,水源地遭破坏,热带雨林“千疮百孔”。

  2007年,以自然保护区管理站成立为标志,鹦哥岭进入了崭新而又漫长的修复期。

来自北京林业大学、东北林业大学、云南农业大学等高校的27名毕业生参与组建了管理站,负责保护区的管理和科研工作。 2名博士、4名硕士、21名本科生,27位年轻人就这样一头扎进了交通不便的偏远深山里。   十多年过去了,这批年轻的保护区管理者,一方面开展雨林多样性调查和保护,一方面在雨林周边开展生态保护宣传,推进社区共管共建。 2014年,鹦哥岭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截至2018年10月,已发现并记录到植物2000多种、脊椎动物400余种……  鹦哥岭周边,还生活着6个乡镇近2万名黎苗族百姓。

如何在生态保护的同时改善民生,是保护区管理者思考的问题,而他们也找到了答案。

“稻鸭共育”、林下套种、生态养蜂,保护区正通过多种方式探索生态农业,让附近百姓生活环境变美了,口袋也变鼓了。

  一座城,让千年河流换了“脾气”  鹦哥岭往北6个纬度,福建莆田,一条木兰溪流经千年。

从曾经的洪水肆虐到如今的安澜清波,这条百余公里长的河流,见证了一座城市、一个流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沧桑巨变。

  1999年10月,第14号超强台风引发历史罕见的暴雨洪水,把木兰溪变成了“灾难之河”:倒塌房屋近6万间,被淹农田45万亩,近3万名群众寄居他乡,2万名学生被迫停课……  “村里受海水和洪水双重夹击,齐腰深的洪水一天一夜才退去。

村里土木结构的房屋哗啦啦倒塌了大半,像放鞭炮的声音一样。

”回忆起当年的受灾情景,村民韩立新仍然历历在目。   处于沿海淤泥地质,木兰溪治理之难,无异于在“豆腐上筑堤”。

但当地政府排却千难万险,2003年,木兰溪裁弯取直工程完成;2011年,两岸防洪堤实现闭合、洪水归槽,结束了莆田市主城区不设防的历史。

  近20年来,六任莆田市委和市政府班子牢记嘱托,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不断深化拓展木兰溪治理内容。

  截至目前,木兰溪防洪工程及生态治理累计投入近50亿元,下游河段七成以上建有50年一遇标准的防洪堤段,超过10年未发生重大洪涝灾害,县级以上城区防洪100%达标。

  如今,木兰溪不再泛滥。 下游,一座玉湖新城已然成型,青少年宫、科技馆和图书馆,从西到东一字排开,不少过去饱受水患之苦的村民,将陆续乔迁至此。

上游,河堤旁的绿道上到处熙熙攘攘,这厢是乐队演奏着莆仙戏,那边是广场舞、太极拳团队的健身活动。

  木兰溪畔,治水先贤们的雕像静静伫立,俯瞰着这条他们曾为之付出生命的河流。

“灾难之河”已然换了“脾气”与模样,成为一座城的“幸福之水”,想来,先贤们也会欣慰展笑颜。

  山水之间的绿色回响。

上一篇:改革开放40年:香港精耕国家金融“试验田”

下一篇:改革开放与全球化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