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藏本《孙子兵法》卷中第八篇‘实虚’

  ;八曰‘实虚’九变已明,实虚致之,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 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 能使敌人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敌人不得至者,害之也。 故敌佚能劳之者饱能饥也者出与其所必趋也,。

故行千里而不畏者,行于无人之地也;攻而必取攻其所不守也。 守而必固,守其所不攻也。 故善敌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 神乎神乎,攻于无形;微乎微乎,至于无影,故能为敌之司命。 进而不可迎者,冲其虚也;退而不可止者,远不可及也。 故吾欲战,敌虽沟深垒高,不得不与我战者,攻其所  必救也;吾不欲战,虽画地而守之,敌不得与吾战者,乖其所之也。

故善战者;形人而无形也,则吾专而敌分。

吾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击其一也。 吾寡敌众,能以寡击众者,吾当与之约也。 约敌受击之地不可知,不可知敌所备者多,敌所备者多,则吾所与战者寡矣。 故备前者后寡,备后者前寡,备左者右寡,备右者左寡,备动者静寡、备静者动寡,无不备者,则无所不寡,寡者,备人者也;众者,使人备己者也。 故知战之地,知战之日,则可千里而会战;不知战之地,不知战日,则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救前;动不能救静、静不能救动,而况远者数十里,近者数里乎!以吾度之,越人之兵虽多,无济与于胜哉!故曰:胜可擅也。

敌虽众,可使无斗。

故动之而知动静之理,形之而知死生之地,计之而知得失之策、击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

形兵之极,至于无形。

无形则深间弗能窥也,,无形则智者不能谋也。 因形而措胜于敌,敌无能知之。 人皆知吾胜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

所以胜者,战胜不以应应形而与无穷也,夫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走下,兵胜避实而击虚;故水因地而制形,兵因敌而制胜。 吾行无恒胜、四时无常位,阳有短长,阴有死生、兵无恒形、兵无成势、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能与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故众者;实也,寡者;虚也,可知实也,不可知虚也、有备实也,无备虚也,动实也,静虚也,兵要以实击虚,能以实击虚者;战无不胜也。

此‘神要’。

本文依此为准。

  。

上一篇:中考满分作文让或不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