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你放心,我过得很好。

文/陆小墨傍晚的时候接到妈妈的电话,我刚从学院门口出去取快递。

最近武汉变天太快,还没等人反应过来,温度就已经降到十多度了。 每天骑着小电驴跑到学院自习,在冷风飕飕的日子里叫苦连天。 室友说,你干嘛不买一个遮风罩?这么冷的天,我也是佩服你还能骑电动,还不如挤校车暖和。 于是我就灰溜溜地跑到网上去买了一件遮风罩,想着多少能挡些风,还能坚持骑几天电动。

等到天气再冷些,也许我也就只能妥协去坐校车了。 我住的地方离学院很远,如果步行去院里的话,可能要走上大半个小时。

食堂的附近有一个车站,每隔二十分钟会有一辆校车载着学生们开进校内。 刚入学那会儿上课很早,我每天都会赶在七点半坐上第一辆校车,有时错过了,一个人在那呆呆等上二十分钟。

每次等车的时候,心情并不是总是平静,偶尔烦躁起来就会抱怨,为什么学校要这么大。

于是,就会怀念起大学时的宿舍,想着那时去教学楼多么方便啊,从宿舍六楼下来直到踏进教室只需要十分钟。

慢悠悠的日子,和昆明素有的生活状态很是默契。

不过那时的我,并没有珍惜那种难得悠哉的日子,离开后,却开始想念。 我们好像很容易去怀念那些已经逝去的时光,虽然当时也总是会和身边的人吐槽那座城市的不美好,但等到真正失去了,却又开始念叨起某些有趣的事,还有一些温暖的人。

曾经满心厌烦的一切,似乎都沾染了不同的味道,不再仅仅是埋怨和讨厌。

取了快递后,我就坐在走廊的沙发上和妈妈聊。 她问我,今天过的好不好?我说,当然好啦,早上吃了面包,中午和樱桃小姐去吃了秀玉的咖喱焗饭,然后感觉自己特别幸福。

妈咪吃了什么?然后她就会在电话那头给我举出一道道菜,结尾来句,哎,可惜你吃不到。 我和她之间的对话一直都很简单,也总是离不开吃,因为在她的眼里,再没有什么比吃好睡好来得更重要。 每天照例要说的是,你再忙也要记得吃点什么,经常备点零食,饿了就垫点东西吃。 有次贺敏和我走在路上,我接了老妈的电话,母女俩就今天的晚餐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最后以老爸买了一条新裤子回来很开心作为结束语。

贺敏说,你好啰嗦,也好无聊啊,怎么讨论吃穿就能打十多分钟的电话,真是服了你。 我回说,如果我不和他们聊这些,我不知道该和他们聊什么,我们每天都要通电话,你觉得真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说嚒。 因为想让他们放心,想让他们知道我吃得好,穿得暖,睡得饱,想和他们随便唠嗑拉些家常。

所以即使知道这些对话很没有营养,也很无聊,但在我眼里只要能和他们说说话,比什么都幸福。

之前有个人问我,如果别人问他过得好不好,他该怎么回答?他说,他一直以来都是回答,放心啦,我过得很好。

然而,过得好就是在这不大不小的城市里,和一群几乎不变的人在一起,过着每天相同的生活。

一样的建筑,一样的景色,一样的一切。 他并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过得好,也不知道这让人慢慢产生麻木感的生活什么时候会结束,也许一辈子就是这样。

其实他很想跟别人说,我过得不好,可为了不让别人担心,特别是让最爱的亲人担心,所以他依然装作什么都是很好的样子,每天没心没肺地笑。

可当有人问起他,你为什么能够每天都这么开心呀?他几乎狰狞地大喊,不开心又怎样,不还是一样过着每一天,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就不能开心点呢!我不知道他说这话时对方会是怎样惊讶的神情,但我知道的是,任何伪装出来的过得很好,到最后一定会演变成更多的不幸。 因为伪装背后是多少强力隐忍的压抑和煎熬,一碰到某个触发点,就会倾泻而出。 五月天一首歌的某几句歌词也许和他的心境很像,里面这样唱到: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这世界笑了,于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你觉得自己应该过得很好,所以你拼命地用你的开心和大笑告诉这个世界,你看,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过得很好啊。

但你真的开心吗?我在电话里和老妈说,妈咪,我不开心。

老妈问,刚刚还说幸福来着,怎么这会儿就不开心了?是因为天气冷,还是下雨,还是空气太干,还是姨妈来了,还是无缘无故就不开心?听到这话,我直接无语了,早就没了不开心就只顾着大笑出来,然后说,妈咪,你要不要这么懂我呀,以后别再拿我是医院门口第二个垃圾桶捡的这种说法来搪塞我,我一定是你亲生的。 我妈一直都是乐观派,从小到大我眼里所有不开心的事情,在她面前都是小儿科。 除了糟心我的感情问题,管理我爸的身体问题,其余一切她都不放在眼里。 她的金句名言是,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会过去,但不能过夜,也不能总藏在心里,会生病的。 所以啊,你不开心是正常的,重要的是如何快速处理这个不开心。

然后就演变为我总是无聊没事干了就和她抱怨说,今天又下雨了,不开心,冬天又到了,不开心,天气太干燥了,不开心。

她就习以为常地说,下雨天就别出去瞎溜达咯,冬天了那就躲被窝干活咯,天气干燥那就多喝水咯。

但其实,真正不开心的源头并不是这些。 人的情绪是很难抑制的,如果当天我有烦心的事,她一定能听出我声音的不对劲。

我不喜欢一方面假装自己很开心,一方面情绪上却没有跟上,这种伪装得很好反而会让她更担心。 最后,她会胡思乱想,是不是女儿出了什么大事情,才会这么郁郁寡欢。

所以,有时候我更愿意真实表达我的情绪,但换另外一种内容来表达,她能很快缓和我的情绪,我也能通过这些让她彻底放心。 有些人会问我,你怎么能每天都那么温暖呀。

其实答案很简单,一个人不可能每天都很快乐,也不可能每天都很积极,当然天生的那种除外,像我这样的普通人,自然是通过最合适的方法寻找了缓和情绪的方式。 我喜欢用轻音乐来缓和我的烦躁,喜欢用平淡的书籍来安抚情绪,也喜欢用跑步和发呆来放空杂念,更喜欢和亲人聊天闲谈。 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让自己在不开心的时候平复心情的方式,但最坏的一种却是伪装。

假装自己过得很好,假装自己很开心,假装自己很合群,假装自己很喜欢你,假装自己不用别人担心。

假装到最后,一定会有些歇斯底里。

原本很小的一件烦心事,积压久了,就会变成影响你一生的苦难。 如果情绪可以储存在心里,好的和坏的各占一半,你一味地只索取一点点的好情绪,那剩下的都是坏情绪。

当坏情绪累积到一定的量,可能就会污染你整个内心。 只有通过合适的方式一点点释放这些坏情绪,你才有可能发自内心地开心和幸福。 你可以和别人说,你放心,我过得很好。

你也可以和别人说,我每天都很开心。 你甚至可以和别人说,所有的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 但前提是,你真的找到适合自己释放坏情绪的方式,泡茶,冥想,跑步,聊天,只要是对你有效的,尽管去尝试。 如果没找到,别假装你很好。

上一篇:永靖县成人高考阅卷的细则有哪些,甘肃临夏永靖县成人高考阅卷的规则有哪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