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诗词中抽象事物的形象化

  这个问题别人谈得多了,现在我在这儿谈谈自己的一点体会。     词的功能之一是表情达意。

思想感情是一类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将它诉之于文字,靠的是什么呢?下面就是我的答案。     一、抽象事物重量化    即抽象事物的重量超过载体的重量,采用的方法为比较法。 如李清照在《武陵春》一词写道:“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愁在这儿竟被搬上了船,可以用船载,宛如货物。 愁太重了,但船儿载不动,你说这愁该有多重!愁的重量超过船的重量,船载人载货,也是载愁的。

船是载体,愁之重超过载体的重量。 用一公式表示,即抽象事物大于载体。

    这载体也可以是马。

比如董解元《西厢元诸宫调》中[仙吕点绛唇缠会尾书]“休问离愁轻重,向个马儿上驮也驮不动”,把愁从船上卸下驮在马背上超重了,驮不动了。 愁大于马的重量,是抽象事物大于载体又一例。

这载体也可以是车。 看王实甫《西厢记》杂剧[正宗端正好收尾]云:“遍人间烦恼填胸臆,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

这愁又装在车儿上,万千烦恼自然载不起。 用车之有形言人间烦恼,也属此类例子。

    二、抽象事物体积化,即将抽象事物赋之有体积。

    李清照《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瞧,菊香悄然而至,产生体积,具有立体感,可以装满两袖。 女作者高雅、飘逸,两袖菊香的风姿,跃然纸上。     三、抽象事物转换变化    抽象事物利用事物动作转换,以小见大,以一斑窥全貌。

如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流光容易把人抛。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作者抓住春季物景颜色的转换,樱桃红熟,芭蕉叶绿,从春季这一时间的具体特征出发,生动地描绘出春光的消逝以及渴望思归的心态。

    这是抓住典型物景的颜色变换写出抽象事物。 还有抓事物动作转换的。

如李清照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眉头与心头都是人的器官,“才下”与“却上”这对对立的动词,使我们仿佛看到情思如痕如线如光滑过,让我们看到了动态的流程。 这类相思之情的深挚和难以化解真是无计可消除!    用形象说话掌握了此类方法,对我们避免用抽象说教,提高创作诗词水平,或许有益。   。

上一篇:德语情景对话:Kinokarten reservieren 预订电影票 感受不同的文化 英文

下一篇:没有了